做了三次亲子鉴定,终于将这个十多岁女生独立孩子的亲生父亲找到了

很多事情的发生是顺理成章的,但是很多事情的发生,却从一开始就显得非同寻常。那天,是一个周末,我们鉴定中心的周末是轮班的,毕竟很多客户只有周末的时候才有时间过来做鉴定。但是这个周末,客户不多。

我们这个行业直接上门鉴定的不多

基本都是先电话咨询

客户自己取好样再预约时间

这天我刚刚送走最后一个预约的客户

刚准备休息一会

同事杨姐就叫我过去

说刚来了客户需要我配合

我匆匆过去

看到一个平常很少见的场景

1

一共有三个人,一个中年男子,还有两个大概十几岁的男孩和女孩。

中年男子姓张,和女孩小婷是父女关系,而男孩和女孩则是一对情侣。

女孩肚子鼓鼓的,明显怀孕了。

小婷在老家读书,暑假刚过不久,爷爷奶奶发现小婷怀孕了,连忙通知在外地打工的父母,在父母的逼问下,小婷说自己和小蒋早在半年前就开始恋爱,并发生了关系,肚里的孩子是他的。

但小蒋拒不承认,说对小婷确实有过好感,但并不是恋爱,更别说发生关系。

小婷父亲气急败坏,于是决定带着小婷和小蒋做亲子鉴定,掌握到了确切的证据再和小蒋的父母摊牌谈判。

小婷是个美人坯子,似乎这件事情对她的心理造成了蛮大的打击,眼神始终躲闪。

小蒋个子挺高,将近一米七,长得也浓眉大眼的颇为帅气,始终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痞气。

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恰恰对这种略带痞气的帅气男孩感兴趣,这男女之间发生早恋我们并不奇怪。

但张大哥再三强调自己的女儿小婷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,一定是小蒋花言巧语勾引欺骗她。

小蒋目光闪烁,始终不说话,最多冷眼扫一扫小婷的肚子。

张大哥看到他的态度后怒意更盛,骂骂咧咧说:“等结果出来,马上通知你父母赶回来处理,就你这态度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家小婷不知道怎么会看上你的!”

杨姐拉住张大哥让他耐心等待结果,稍安勿躁。

小婷当时怀孕超过一定的时间,可以取羊水鉴定,我和杨姐带着小婷到手术室取了样,也取了小蒋的检材,并通知几天后再来拿结果。

结果出来之后,我们知道事情不简单,因为鉴定结果是“排除”。

也就是说,小蒋并不是孩子的父亲。

2

几天后,杨姐说张大哥第二天会再来鉴定。

第二天一早,张大哥掏出一份检材递给我,他怀疑这份检材的主人就是搞大女儿肚子的混蛋。

张大哥申请做加急鉴定,加急鉴定最快时间是8小时。快到下班的时间,张大哥匆匆赶来,在我办公室一直等到结果出来。

鉴定结果一出来,结果还是排除。

张大哥看着我一脸怒意:“怎么可能,我的女儿只接触过蒋和这个人,现在结果都是排除,你们中心的结果到底准不准确?”

张大哥的反应在我预料之中,这种情况我们见过多次,我便建议张大哥方便的话,将了解到的情况说出来一起分析一下,或许能够给他提点意见。

张大哥没有犹豫,将目前掌握的情况全盘道出。

自从上次张大哥回去之后,就一直追问小婷的实际情况,小婷却始终一口咬定是和小蒋发生关系导致怀孕。

但张大哥知道不会那么巧就出了差错,再加上小婷一直以来的表现并不自然,他觉得可能小婷有可能遭到威协,不敢将真正的混蛋说出来。

在详细询问了爷爷奶奶之后,张大哥锁定了一个极有可能的人选。

这个人和小婷住在同一条街道,因为家穷人丑又好吃懒做,四十多岁还是单身。一天到晚搬把小板凳坐在家门口,看见经过门口的大姑娘小妹子就流口水。

小婷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他家,有侵犯小婷时间和机会的可能性。

更重要的是,当张大哥提到此人的名字时,小婷非常惊慌失措。

所以张大哥找了个机会接近了此人,暗中取了检材这次过来做鉴定。但没有想到不是他。

3

听完张大哥的描述,我提起之前我们中心遇过的类似事件,曾经有一个智障少女被性侵了,一开始也是怀疑很多人但找不到真正的嫌疑人,最后却发现居然是智障少女的亲叔叔。

但那个案例是因为智障少女神智不清,所以才始终找不到真正嫌疑人,而小婷是一个正常的孩子,那么很有可能这个嫌疑人是小婷很亲近的人,所以她才不敢说出实情。

张大哥听完,思索了半天然后回去了。

过了两天,张大哥又带着一份新的检材赶过来,和他闲聊的过程中,发现原来张大哥怀疑的这个人,正是小婷的亲舅舅。

小婷的舅舅是一个大学生,暑假的时候张大哥让小婷去找舅舅补习功课,在舅舅家呆了几天,而那几天正好是小婷怀孕的时间。

如果小蒋和街坊的所有嫌疑都排除了的话,那么只有可能是这个舅舅,而且这个舅舅对小婷很好,小婷却碍于面子帮其掩饰非常有可能。

当时小婷要到年底才满十四岁,也就是说,和小婷发生关系的人肯定涉嫌强奸罪。

结果出来,我和张大哥完全傻眼,还是排除。

几乎所有有嫌疑的人全部排除了,那么小婷肚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?

4

杨姐告诉了张大哥一个最直接的解决办法:报警。

鉴于小婷的年龄,此事件已涉及到刑事犯罪,只有报警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。

张大哥不同意,毕竟这个事情涉及到女儿的声誉问题,一旦传开去对小婷影响很大。

杨姐告诉他,这种情况不排除有恶人迷奸的可能,如果不报警就会让坏人逍遥法外,对小婷是更大的伤害。

而且现在小婷怀孕的事情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,真相不水落石出,流言蜚语对她的伤害更大。

张大哥思虑了许久,终于下定决心报警。

最终因为区域管辖的原因,这个案子移交到了张大哥所在地的警局,警方还特意前来我们中心了解这三次鉴定的情况。

半个月之后,终于传来了确切的消息,导致小婷怀孕的嫌疑人居然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,她的亲表姐。

5
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
原来,在小婷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离开她前往南方某省打工,自小她只随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读小学的时候,小婷还非常乖巧,成绩不错,会做家务,会帮助奶奶照顾行动不太灵便的爷爷。

但是上初中后,小婷所处的坏境就变了,班上的同学关注的重点不再全是学习,而是穿什么样的名牌衣服、背什么名牌书包、用什么样的名牌手机。

尤其是小婷所在的小镇中学,留守儿童占了一大部分,父母们没有时间陪伴孩子,就只能用金钱补偿。

于是,在学校里也诞生了一批“特权阶层”,这些“特权阶层”仗着父母给的钱多,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,而且身边会围着一群阿谀奉承的同学。

小婷从小长得漂亮,成绩又好,在小学一直是班上同学仰慕、老师喜爱的对象,几乎没有受过任何挫折。

但一上中学就完全变了,成绩不再是别人仰慕的唯一,成绩再好长得再漂亮,没有钱买名牌衣服书包,用不起好手机的话,一样会被同学鄙视。

刚刚和自己关系进了一步的男友小蒋,也被另外一个有钱的女孩抢走了。

在小婷一心想着能重新成为同学们仰慕的对象、心理防线最薄弱的时候,一个引诱她滑向深渊的人出现了,这个人正是小婷的亲表姐。

小婷的表姐也是一个留守儿童,父母在外地务工,没有时间管教她,初中毕业之后她去了县城的职中读书。

这个年纪轻轻的表姐很有钱,出手很大方。

某天小婷和表姐闲聊,说父母给的钱不多,买不起名牌衣服,老被别人嘲笑,对表姐穿好的用好的很是羡慕。

表姐却告诉小婷,自己的钱不是父母给的,是自己赚的。

小婷很是惊讶,因为表姐一直在上学,从来没有出去工作过,怎么可能赚到这么多钱。

小婷问她,她却始终神神秘秘地不说,告诉小婷如果真有赚钱的想法,等到放假再告诉她。

好不容易熬到暑假,小婷马上迫不及待地去找表姐,要表姐告诉她赚钱的方法。

表姐神神秘秘地带她来到县城,住进了一间档次不差的宾馆,小婷心里有点害怕,表姐却告诉她,只需要在这里住上一天,就能赚到三百块钱。

三百块钱对小婷来说完全是一笔巨款,于是在表姐的安抚和陪伴下住了下来。

当天晚上,等小婷睡着了,姐姐起身离开房间,一个黑影走了进来。

说到这里,估计大家都猜到了,小婷被表姐卖了,她用第一次,换取了三百块钱。

虽然第二天小婷又后悔又伤心,但她认为这都是自己选择的,怨不了别人,而且三百块对她来说可以买一身新衣服。

几乎没有受过性教育,对于贞洁没什么概念的小婷来说,晚上痛一下,换三百块钱并不亏。

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,次数多了,肯定有个别恶劣的人不会采取保护措施,于是,小婷怀孕了。

这种情况小婷再幼稚也知道是不道德的,自然不敢说真话,但肚里孩子总要找一个父亲,面对家人的责问,只能说孩子是小蒋的。

因为男友小蒋是她真心喜欢的人,她幼稚地以为,只要一口咬定小蒋是孩子的父亲,就能够和小蒋过一辈子。

之后,便有了来我们中心鉴定的事。

相信在很多人熟悉的事件中,要做亲子鉴定都是已经出生的孩子和父母亲做的,但是在这件案例中,孩子还没有出生,那么孩子没出生为什么就可以做亲子鉴定呢?其实,这是无创胎儿亲子鉴定,只有达到一定的要求,孩子即便是没有出生,也是可以做亲子鉴定的。

那么哪些人适合做无创胎儿亲子鉴定?下面,就让美吉亲子鉴定中心为大家解释一下吧!

1、孕妇孕周5至6周(40天左右)及以上孕妇,包括单胎、双胎、多胎等;

2、与丈夫以外的人发生关系,不久后怀孕想知道腹中胎儿的亲生父亲。

3、夫妻正常怀孕男方怀疑腹中胎儿非亲生的在孕期进行产前鉴定。

4、女方怀孕后男方对孕期时间有疑虑在孕期进行产前鉴定。

立即在线咨询